• 凌晨2点,像是约好了似的,某人翻弄壁橱中的东西,我被惊醒……这或许只是千万种惊醒我的方式之一吧,反正老天想好了,最近一段日子,我都需要在夜半二、三点的时候醒来,然后辗转若干个小时,睡也睡不着……

    闷了几口红酒,无果。于是掏出IPod,塞上耳机,祈求能像多年前那样和着音乐入睡,次日醒来的时候甚至找不见walkman真身在哪里的那种昏沉……

    选了师父的英国,选了大头多年前跟我说的yoga放松姿势,我想的是,这就可以安然入睡了,吧。

    渔樵和醉渔,像是预设好的铺陈;
    良宵,开始惊诧了熟于心的指法;
    忆故人,小屋中复课时的千般紧张万般忐忑真实再现,跳跃到徐老爷处或20楼上若干次的棉袍大会,又跳跃回师父闭目打坐的神情,终于,泪流不止……
    阳关开始的时候,仿佛在回忆大家……琴馆中尴尬无语初见推门而入的池,公司楼下初次相见顿生好感的以,老爷独具特色的表达方式,石樑瀑下的那次出行,在墙上贴蝴蝶的鱼蟹师兄……

    最后我想,既然这样,那还是起来吧。

    于是荒芜了9个月的blog,就这么莫名地被更新了。。。也好,不是要实名制了么。。。也好,就这么鬼使神差地,往后倒退了一点点,算作恋旧。

    于是继续,用我的方式怀念——那啥,整理到谁,就默默地念叨要谁:快乐,安康。。。——所以你们大家,都好好的吧!


    最后这张,发现你们四个都在里面,就很满足地,打算去睡觉了。晚安。

     

  • 20110613

    2011-06-13

    芥末放假了,暑假。假期结束后是否还返回幼儿园,做爸妈的我们还没有决定。于是Miss Karen邀请我们也参加了上周末的Send-off Party。离开的都是些即将升学的大孩子,排成排唱着“朋友再见”,只有芥末,在我怀里对着我一个人唱,搞得好像我俩要分开似的……

     

    在他的小世界里,还没有什么分别的概念。倒是不用每天去幼儿园了这件事儿,让他很是开心——我可以天天和你玩了呀!

     

    天天玩,嗯,妈妈必须很用心才是……看着除了水还是水的天气预报,好不容易今天不下雨,我们去佘山。一听说要爬山,小家伙开心的上蹿下跳,可是一听说去的是佘山,连连摆手:

     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我不要去蛇山,蛇会咬我们的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那是山的名字,此蛇非彼蛇,芥末,山上没有蛇的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有的!山上有水的,水里有水蛇的,水蛇会咬你的呀,妈妈!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真哒!那你会保护我么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会的!我是蓝色铠甲,我用刀一打,这样,蛇就爆炸了!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好的,那明天去爬山吧,你保护我吧。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我不要去蛇山,蛇会咬我们的呀!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ORZ……

     

    最后还是欢天喜地地去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山上的空气真好,用外婆的话,就是含氧量很高。走走停停,吹吹山风,探探博物馆。芥末很乖,进教堂的时候,告诉他这里不能说话,那些婆婆在做祈祷。他就很听话的不发一声,配合着不跑不跳。最后走的时候,在门口冲他做“嘘”的手势的那个脸上写满慈祥的老爷爷,特地跑过来塞给我们一张卡片,然后对着芥末说,“你是很棒的孩子”,对着我说,“回家后给他读读,上帝会保佑你们的。”

     

    最好的子女是孝顺父母。

    最好的夫妇是相亲相爱。

    最好的朋友是当面忠告。

    ……

    最好的为人是心中有爱。

    ……

    最好的一天是把握今天。

    最重要的时刻就是现在。

    ……

     

    恩,晚上给他读吧。

  • 20110606

    2011-06-07

    雨天,在家窝了一天

    开始戴上手套洗碗,这些天手上的湿疹有些严重。老爷不是说湿气太重么,怎么大旱天的也没见好转……

     

    芥末:妈妈你的手怎么了

    ME 妈妈的手不舒服,有些痛

    芥末:妈妈的手为什么会痛呀

    ME 因为破了亚,都怨这天气,太湿了

    芥末:天气预报么?

    ME (笑)和天气预报没关系,就是这天,湿气太重了……

    芥末:明天。明天我去和天气说。天气!不许弄我妈妈的手!不许欺负我妈妈!好吗?

    ME (差一点热泪盈眶)好呀……

     

     

    孩子不说谎。

     

    他会拒绝接电话,会拒绝说爸爸我想你,也会因为一句熟悉的话一个熟悉的动作在清晨醒来大哭“我想爸爸”,会在厨房的窗户被车灯照亮的时候,欢快地自言自语——

    “是爸爸回来了吧?一定是的!”

     

    今天,他又问了,“妈妈,明天我们去悉尼么?”

  • 走之前说的是穿越。

     

    最后的结果,队长菜宝和老罗两次合并穿越成功,是神不是人的老井口口声声还要一天穿越一次以回报他的鞋子,我……我积极向上地只当自己已经成功穿越了……不就缺东天目的神马昭明禅寺么,有了披荆斩棘的竹林探险,有了屁股垫底的绝望坡滑行,我权当它浮云了。头天六小时,第二天九小时,走到脚软……说什么,近几年这地儿我都不想再去了……

     

    我现在是残障人士。

    额头、鼻子、颈背、右手手背和小手臂,晒伤,痛。

    右脚食指背,小水泡磨破,微痛。

    左脚小指过渡挤压,整个肿起,侧面摩擦产生的巨大水泡之一,已破,剧痛无比。截至目前,尚未想出明天穿什么样的鞋子送芥末去学校,痛感才可以减轻一些……

     

    可是,怎么就那么开心啊……那么那么开心呢?

     

    20110423 的合影

     

  • 原以为最早就是07年的云南了,不想,还有更久远的回忆……

     

    深更半夜在电脑上翻看,脑袋横竖横地做运动,面部肌肉跟着运动,惬意。心底,再一次肯定,清晰永远没有那么重要。重要的是,那一刻,我按下了快门。而该留存的,会被想起的,其实在那一刻,也都有了决定。

     

    记性不好是件很有趣的事情,看书,看旧时照片,同理。

     

    而当有些再熟悉不过的场景突然跳至眼前的时候,差一点,就热泪盈眶起来……

     

    你们,有几个人,还能记起那20楼的客厅?

     

  • 20110405

    2011-04-05

    Tag:张芥末

    晚饭毕,照例,我洗碗、清理厨房。CHOU搂着芥末,客厅里看足球,电视里一场,电脑里足球经理又一场。

     

    洗的差不多,唤CHOU进厨房,说事儿,说到一半……

     

    ME:你不要xxxx昂,你xxxx我会生你的气的昂!

    CHOU:(不语,眯着眼睛嘿嘿嘿状。)

     

    腰部以下闪过人影一只,同时传来义正言辞的声音——

    “妈妈!你不许生爸爸的气!!!”

    低头,俄,某同学张开双臂,以1米出头的身高威武地挡在我和CHOU中间……

     

    ME:(反应强烈状)我为什么不可以生爸爸的气?你为什么不让我生爸爸的气?气死我了!这下我生你的气了,芥末!

     

    (思考五秒钟,转身,同样义正言辞的声音)

    “爸爸!妈妈生你的气啦!”

    (又一个转身)

    “妈妈!你生爸爸的气!你不要生我的气!”

     

    CHOU:芥末,你变得真叫快呀…………哎~~芥末芥末!快回头!快看你妈得意的表情!!哈哈哈~~

     

     

    无视自己的感冒,某小同学情绪高昂了一整天,晚上睡觉,强烈要求外婆和妈妈一同配睡。

    ME,反对。

    外婆,“这个要求不过分嘛,来来来,一起睡~

     

    讲故事,两只。吃药。关灯。一人翻身,两人不语。突然——

     

    “从前,有个小朋友,他的名字,叫张九天……”

    (头顶一群乌鸦飞过……)

    (一片安静,10秒钟……)

     

    头顶乌鸦盘旋的ME:外婆,你在扔拖鞋么……

    外婆不语。

     

    (继续安静,再10秒。)

    ME:外婆,还有一只拖鞋呢?

    芥末:哈哈哈,外婆!还有一只拖鞋呢!拖鞋在哪里?

    外婆:从前,有一个小朋友,他的名字,叫张九天……

    ME,彻底雷倒)

    芥末:哈哈哈哈,妈妈妈妈,你也说,说从前有个小朋友!

    ME:好吧……很久很久很久以前,有个很皮很皮的小男孩,他的名字,叫张九天。

    芥末:俄哈哈哈,外婆外婆,好多拖鞋!外婆外婆,你再说,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小朋友!

    外婆:很久很久以前,有个小朋友,他姓张,叫九天,小名叫芥末,我们叫他宝宝。

    芥末:哇哈哈哈!妈妈!好多好多拖鞋!妈妈,我来说我来说!

    ME:芥末说……

    芥末:很久很久以前嘛,有个妈妈,她会生爸爸的气……

     

    !!!!!

    ORZ……

  • 20110319 哪个怪兽

    2011-03-19

    Tag:张芥末

    外公来电话,我讲完,轮到芥末

     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芥末,快点,怪兽电话!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狂奔过来)橙子怪兽么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习惯了没听明白装明白)恩?啊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愉快地拎起电话)Luka阿姨~~~(啊哟声音那叫一个嗲)

     

    (外公很郁闷)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阿姨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一听明显不是阿姨的声音)金牛叔叔么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叔叔?什么牛?

    (赶紧提醒他是外公怪兽)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弯转的还挺快)外公!Luka阿姨和金牛叔叔去爬山了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谁去爬山了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忽略任何问题只管自己说)妈妈没有去,妈妈留下来陪我了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彻底放弃,只能装傻)哦,这样啊……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切换话题)外公你待会儿回来么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明显情绪有所回复)外公明天回来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外公你待会儿回来吧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外公明天才回来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外公你待会儿回来吧,掰掰!

  • 每天晚上睡前讲故事,成了一种习惯,好像昨天累到死合眼就着的情况,还是被逼着讲了一个“我想有颗星星”的缩水版……我困的都快哭了

     

    最后睡觉的时候,星星书被要求放在了枕头下面

     

    早上起床,睡饱了十个小时,精神不错,又开始要看书——边被穿衣服边看书。外婆随手给了本小时候的磁力书,就是一群动物带点磁性随你乱贴的那种。丫拿到手一看,大笑:

     

    这不是书呀!

    这是玩具呀!

    外婆你搞错啦!

    哈哈哈哈,真是的!

    太搞笑了!

     

  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  你丫有够罗嗦呀!

    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一点遗漏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上次胖子来一起吃饭,从小样家回来,丫在车上说了我靠,发现我和chou有点不合适的激动,就很兴奋。后来回到家,找了个机会不停地说,“我靠我靠我靠我靠”,同时很愉快地伸头看我的反应,没被搭理,就很尴尬地无趣了。最近倒是不说了。

     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再分割一哈的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我讨厌感冒,讨厌在不对的时候见老朋友,讨厌买了山里穿的衣服只能在家穿,讨厌新帐篷不能开张,讨厌焦头烂额的时候家里网络还断掉只能用3G上网!

    over

  • 20110309 机品太差

    2011-03-10

    Tag:年轮

    睡了一觉,5个未接来电

    正吃着饭,队长来电,恨恨地:WK,晕倒你机品真是够差!

    想起前不久,刚有人说,你丫是把手机当Call机使吧……

    最后家里电话响,那个人问我,喂你怎么不接电话?

    我:因为巴拉巴拉巴拉……呃是要我去接你么?

    不是,我自己走回来就好,走着走着怪没劲的,就想给你打个电话,说说话。

  • 20110304 Milestone

    2011-03-06

    Tag:张芥末

    临睡前,他点着“马可·赛蒙”画的画,很认真地对CHOU说:

    “马呢?马在哪里?”

    于是我们可以确认,这个从前只知道大中小的文盲,终于开始向半文盲转化了……

  • 20110228 无题

    2011-03-01

    Tag:他_她

    打下那些字,她对着屏幕落泪,心中郁积多年的那个结,终于化开

    沉默很久,他说,“快十年……”

    十年……终于等来这份释然,说明她的前世,修的还不错

  • 20110212

    2011-02-12

    Tag:张芥末

    “玉 祥”!

    芥末同学举着残了一半的用杂志卷成的“刀”,隔空对着一面白墙,竖着点了四点,声音铿锵有力。

    我真没反应过来,我手里拿着乐高拼的很白痴的恐龙爸爸……

    “铠 士”!

    估计是看到我愣住了,丫一脸认真,横着又点了四点。

    乃么我快喷出来了,刚想嘲笑他不押韵……

    “变 刚”!

    CN……韵还真就给压上了……

     

    事后,chou不无遗憾地说,该说四句的呀,你说差了啥呢?

  • 只是和队长浅谈了一下,我的to-do-list,确切地说,是shopping list,就变得老长老长了。MD队长到底是队长,不是乱盖的!

     

    于是决定节衣缩食。但是考虑到回头有相当的体力付出,就又把缩食给划掉了……这几日梦中也是群鸟乱舞,chou不由得感慨,怎么会呢……

     

    于是从不踩刹车做起。今天早上送芥末,油耗6.6,下午接回来,油耗6.2……进门的时候我就怨恨自己,干嘛要超那个大卡车呢,踱悠悠地匀速的来,没准就能破6了亚!

     

    补,晚上出门吃饭,油耗5.8,也!

  • 昨天半夜还在网上,开着gmail,开着hotmail,闲逛。

    被问为什么还不睡觉,思考之后很认真地回答,“不知道”。

    真的就是不知道,就是把那些这些长长短短的信,翻来覆去,又看了几遍,而以。

    后来冷了,就去洗澡,冲到热死了,躺在床上,旁边是迎财神也吵不醒的芥末。

    就想,如果人生真就是一场戏,那么我们的,一定会持续地,高潮迭起。

    这个虎年,中间有多么纠结波折不給力,结尾,怎么就能结得那么妙!

    最后,其实,昨天,我的泪点,差不多已破。

    最后的最后,一定要把那些温暖的照片,理一理!

    恩。

  • 20110207

    2011-02-07

    Tag:张芥末

    整理房间,发现chou犯下的小小低级错误,对芥末说,“看,傻爸爸……”

    应到,“傻爸爸!”

    说完抬头笑咪咪地看着我,坏坏地说,“傻妈妈!”

    内心独白“还真不能说别人坏话”中,正要张口反击……

    丫小手一指,严肃地说,“叫我聪明宝宝!”

    ORZ……

     

     

    过年很辛苦,早上起不来,幼儿园又旷一日,妈妈全陪。

    LEGO累了,泡茶给他喝,我俩面对面坐着,突然……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小怪兽上车,大怪兽上人家的车,然后车车就开了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小怪兽就哭了,大怪兽不见了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怪兽过来了,就把小怪兽吃掉了……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    好吧,芥末我错了,昨天丢下你去唱歌,还是留下阴影了……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小怪兽,大怪兽向你保证,会永远保护你的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抬头)真的么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真的,不丢下你,永远保护你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爬下板凳,小跑扑到我怀里)大怪兽~~~

    MD,我真的内疚了……

  • 20110120

    2011-01-20

    Tag:张芥末

    日子过得太快了,时间在生病和病好之间晃悠,快的更快慢的更慢,闹心又挠心……

     

    总是不能记录下来,那些有趣的行径和言语,我想我以后一定会后悔的,这是他最好玩的年纪……类似今天,在我刷马桶的时候一本三正经地说“我来参观”,半年之后,该就不会有了吧。

     

    但是,翻来复去地说的话,应该也就是真的了吧。

     

    妈妈,以后呢,我长大了,你就长小了

    我喂你吃饭,陪你睡觉,给你洗澡(……//orz

    我陪你玩

    你要乖……

     

    我很乖的。

  • 20110108

    2011-01-09

    Tag:张芥末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,我很想你的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宝宝,我也很想你的,我很爱你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,我每天都很想你的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我也是,我想你的时间更长些……宝宝几岁了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三岁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对阿,可是我想你已经四年啦……四年前你在妈妈的肚子里,一开始看不见,然后象芝麻那么大,最后长到热水瓶那么大的时候,妈妈就去医院把你给生出来了……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沉默……)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你就和我们大家一起生活了……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双手一摊)那就芝麻开门咯~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俄……对哦,芝麻开门咯……

     

     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,你住院打针了么,挂水了么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不记得了……应该挂了吧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你哭了么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没哭,这有啥好哭的,顶多有点疼,疼有啥好哭的,哭了也不会不疼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我打针就哭的,我就“哇哇哇”的哭,这样的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疼么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是的……不疼也哭的,反正我哭的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你不是勇士么,怎么不勇敢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我不勇敢,我哭的,我就要哭的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好吧……睡觉!

  • 每天晚上临睡前讲故事,都会装模作样地用手指戳着每个字大声地读,作识字状,但一不小心,数没对上,就变成文盲状了……嘿嘿~

     

    今天讲到慈母龙妈妈把霸王龙宝宝放回树林那一幕,哇就哭出声来,眼泪直飙,吓得我一把搂进怀里——MD看样子睡前故事需要清理一下分分级别了,太感人的要么藏起来要么专门给爸爸讲,绘声绘色的妈妈不要。

     

    然后黑灯瞎火地,一副琢磨半天后的认真口气,抓着我的手说——

    “的时候呢,爸爸就变成霸王龙爸爸,妈妈变成慈母龙妈妈,就可以咯,就不分开咯……”

    拖长的语气词的同时,感觉到他的手一摊,都能想象出他的表情……连忙抱紧他,“对的,就不分开了!”

    其实呢,完全没有逻辑。

    可是,谁让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呢?!

  • 生活不可避免地走向平淡。一年300天朝夕相处的人,想要在某一天迎接突如其来的快乐,该需要多大的外部冲击力?这一天到来之前的好几个晚上,我总是这么想。物质,在现在的这个年纪,很难有持久的冲击力了吧。

     

    这一天到来的时候,0点,我们正在回家的路上。从医院回家的高架路上,我大声地和芥末猜测着下一部出租车会是什么颜色,乐呵得像个傻大姐,只为了不让这可怜的孩子在车上睡着。

     

    于是,什么也做不了……

     

    最后的最后,做了个手扯面,榨了点果汁,配上热腾腾的乱炖,却不能正大光明地吃。这一切,对于还在水泻的孩子,太过残忍。

     

    可还是有亮点的。亮点一是你突发奇想跑进厨房甩起面条而且挺像那么回事儿,亮点二是临睡前的那句感谢。伴着芥末的呼噜声,我心存感激地想,当向某一天索取快乐变成一种奢侈,不如大大方方地祈求365天的快乐,只要我们心存向往。

     

    第二天,老爹在电话里评价前一天的面,“还真是很好吃的。”于是琢磨着该怎么换一种方式让它变得更好吃一些,搞的生活也很有嚼劲……

     

    20101203,烧退,感冒,尚未腹泻的芥末,花园放风

  • Memo – 20101031

    2010-11-01

    Tag:张芥末

    很长时间,没有记录任何东西,只是每天相互陪伴,在一起的时间眨眼就过。午睡的时候,被拉着手,听着他的鼻息音想着,该把现在好听的奶音录一段下来吧,该拍些照片或是录像了吧,随即就变成,去年的棉毛裤定是短了,天凉得那么快……诸如此类……再然后,就昏睡了过去。醒来的时候,又有太多需要忙碌的事情——生活,都不给我们留些刻意的余地……

     

    偶尔有自己的时间,在看螺旋形阅览室,经常会有让心里一跳的话语,所以想着,再看一遍。

     

    还在犹豫12月的大理,犹豫来自于chou的反对,他要耗费3个星期的时间担心我们在远方的一切……我体会着他的反对,内心纠结的很。

     

    如果,大理未能如愿,要不,就利用芥末的第一个寒假,兑现自己的诺言,去北方看雪吧……

     

    这半年过得有意思,总是猜不透下个月的生活会是怎样,很少按部就班的日子。所谓的计划不断地屈就于变化……比如,上周见阿卡大人之前,我都没有想过,可以动手改变花园那么多。又比如,想好了今天跟着大人去买土,结果,芥末又在出发前吐了,我就又别无选择地,愉快地陪伴了他一整天……

     

    “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

    “就是你需要去爱人的同时还需要被爱。”

    是一个不错的答案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我在卫生间忙碌,他突然出现在门口,左腋下夹着“阿卡救护车”, 双腿交叉,单脚点地,斜斜地倚在门框上,头微微低着。

    没等我问出我的问题,他笑眯眯地抬眼看了看我,又低下头,奶奶地说:“帅哥。”

    ………………

    好吧,我承认我愣了一下之后就很不含蓄地笑了。

     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芥末,谁是帅哥呀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我呀~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谁说你是帅哥哒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萍呀~(幼儿园的生活老师,年轻的那个。)萍说,帅哥~~这样的。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那宝宝觉得自己帅么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帅的呀~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 

    他就那样一直站着,一直笑着,每句话的结尾都带着最近这个阶段最让我迷恋的上扬的“呀”字,满是理所当然,就应该如此的态度。这样的自信,真好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中午陪睡,芥末总说,妈妈不要闭,妈妈看着宝宝。

    于是我就看着他,劝他闭上眼睛,早些睡。

    他一定会毫无悬念地、一次次地睁开眼睛试探,来确认我是不是真的没有闭上眼睛。

    昨天想起来,做了个试验。

    他第一次睁开眼睛,我急急地催促他,用典型的家长的语气,告诉他应该乖乖地闭上眼睛。他闭了,但是很焦虑,把头埋在我的怀里,扭来扭去,完全没在状态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等他再次睁开眼睛,我张大嘴巴夸张地笑着,一副平时和他疯玩逗乐的表情,他立马兴奋起来,跃跃欲试地样子,当然也是睡意全无的样子。

    再然后,满足了他一小下,劝他闭上眼睛,等他再次睁开,就只是平静地微笑地看着他,用了自己最放松的状态,感觉是入睡前该有的状态。

    看见我的样子,他那么自然地,就回应给我一张平和的笑脸。然后,很快平静了下来,拉着我的手,安睡了过去。

     

    孩子,还真是一面镜子。而每天的反思,总能帮我找到更好的方式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chou无聊起来。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芥末,长得像爸爸还是像妈妈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(笑)像妈妈。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好看还是芥末好看呀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好看。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那爸爸呢,芥末好看还是爸爸好看?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好看。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没问你妈妈,问你爸爸和芥末哪个好看。

    -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好看。

     

    记下来,可以用来在未来的某一天,温暖一下自己。